激情裸聊点击进入
视频一区
亚洲情色
制服丝袜
SM捆绑
强奸乱伦
自淫系列
拳交系列
激情裸聊
视频二区
中文字幕
欧美性爱
人妻熟女
无码专区
在线视频
卡通动漫
美女直播
色图区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熟女少妇
综合色图
夫妻裸聊
小说区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古典武侠
小说下载
裸体表演
免费看片app点此下载
站长推荐手机看片app点此下载
正在浏览:淫荡娇妻被人偷偷骑


黄海是家计算机公司的程序员,两个月前他和女友结了婚。如今的他正在享受蜜月的温馨和甜蜜,整日和娇妻沉浸在性爱的海洋中。挑逗和刺激自然是免不了的,偶尔他还会作出过激的动作来,搞得娇妻嗔骂不已。但黄海心里明白,她是怪在眉头,爱在心头。这使得黄海心里有一种大胆的恶念头在滋长。这不,今天晚上,他又心血来潮了,新婚伊始,哪有不做爱的?尽管昨天强烈地克制,非常地小心,但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大伯的儿子今天出差去了,家里只剩大伯一人。入夜,黄海静静地躲在客厅的沙发后面,直等到大伯回了房,刚锁上门,黄海就像狼一样地冲进了他和娇妻的房间。激战正酣时,黄海的脑子里又迸发出一个恶作剧的想法来。他忽地停了下来,双手放开了娇妻的玉乳,转而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丰臀,尽力保持下体的姿势,使阴茎牢牢地深插在娇妻湿热的阴道里不至于滑出,而后他直起身子,一使劲,站了起来,将娇妻抱在怀里。“阿勇!你这是干什么!?”

娇妻吓了一跳,在陌生的环境里做爱,小心翼翼的她对这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有些不知所措。“不要啊!快放下我!会被人看见的!那窗帘没拉——啊!”

“现在又没人,没事的!”

黄海似乎被妻子的惊慌逗得兴起了,他感觉到妻子的双腿正紧紧地夹着他的腰,蜜穴骤然紧缩,上身也紧紧地贴着他,一对丰满的乳房挤得他心花怒放。“那我们换个外面看不到的地方!”

黄海眼看妻子顺从地紧贴着他并用玉手套住他的脖子以保持平衡,他干脆用双手托住娇妻的屁股,一转身竟向房门走去!用这种姿势走路,可苦了女方啦!一颠一颠的,大阴茎直顶得娇妻的阴户欲水横流。刚从欲仙欲死的感觉中稍微清醒过来,妻子才发觉已经到了客厅。“讨厌啊……!怎么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嗯……喔……!被家里人看到怎么办!……阿勇….不要….!”

娇妻真的急了。“放心吧!大伯儿子出差了,大伯早就睡熟啦!”

黄海大胆得已经刹不住车了。他托住娇妻的香臀,使劲抖动着。看着妻子晃动的双乳和惊慌的眼神,他快不能自已了。“啊~~!又顶到了!啊~~!不、不要!不要在这——”

娇妻像是在哀求一样。“怕被别人看到啊?那就再换个地方好了。”

说完他又抱着娇妻且战且走走到晒衣服的阳台,阳台对面是一座大公园,这个战斗环境不但是风景优美还很凉爽哩!就是天晚光线暗了点。“阿勇!怎么又把人家抱到这边来?!快放我下来,会被别人看到啦!”

这回妻子真急了,慌张地扭动着想挣脱开。面对那么好的风景黄海根本不理会娇妻的哀求,还是抱着她猛力地抽插她的蜜穴,想不到妻子怕被别人看到一紧张小穴缩得更紧了,一股淫水顺着他的肉棒涔涔地流下来,弄湿了地板。干了一会儿他的双手实在是太酸了,于是就把娇妻放了下来,接着把她转过身去,让她高翘起屁股,从后面打上骑马射箭这一招。“讨厌啊……!阿勇….人家……快高潮了!不要在这啦!……嗯嗯….啊!”

此时阳台外尽是娇妻的淫叫声和撞击美臀的肉声,黄海兴奋得好象巴不得有人听见似的。“阿勇….高….高潮了!啊……!”

在这种紧张又刺激的气氛下,妻子很快地就高潮了。“高潮了?不会吧!我才刚热身完而已耶!更何况这里风景那么优美。再多做一会儿吧!”

黄海还不罢休。“老公……嗯嗯……好舒服……啊……但在这里不、不好——”

新婚妻子眯起眼睛,显然也被弄得有些语无伦次和无所顾忌了。她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声,虽然这些句子在这新婚的几个月里黄海都听惯了,但仍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重提火枪,他又对准了妻子玉门,不觉间已经加快自己粗腰的劲度,把自己引以为豪的巨大肉棒又插入她的阴道里,直顶上她的子宫。“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

被压在身下的娇妻发出着呻吟声,黄海一边用手搓弄她的乳房,一边使劲地抽插着她。“啪叽啪叽……啪滋噗滋”

大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美妙的声音。“好老婆……你多学一下……那些片中的女主角……”

双手按着娇妻柔软健美的丰乳上面,大拇指捏弄着她的嫩红的乳头,把她弄得气喘吁吁。老婆的双颊飞红,喘着气说:“你想我……我变成……A…A级片的……女主角……吗?好坏!”

她紧紧地咬着牙,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黄海的肉棒在她的穴内进进出出得更快了,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啊……啊……好老公……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

她全身都浪起来,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乳房挣脱开黄海的双手,上下跳动。黄海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她连续不断的高潮。她两手撑持着阳台的围栏,紧闭双眼。黄海的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到阳台地上。“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

妻子娇声地浪叫起来,蜜穴内的肉紧紧夹住他的粗棒,不断往里吸,让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体内,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黄海阳具传到全身,他再也忍不住,把热滚滚的精液射进娇妻的阴道里。娇妻整个上身仰起,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全身是汗,乳白黏状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倒流了出来,流在地上。黄海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她软软的倚靠在在他胸脯上,不停的喘息着。“我爱你,李甜甜!”

黄海轻声道,一边伸出双手搂住她汗淋淋的背,下巴轻靠在她的肩上。好一会儿,娇妻才转过身来,娇打了他几下。“哼!都是你,坏死啦!害得人家这么累!”

而后忍不住与他相视而笑。黄海最喜欢李甜甜的笑容,笑起来有个小酒涡,加上白净的肌肤和清美秀丽的美貌。她叫做李甜甜,除了样貌出众之外,身裁发育得很好,十六岁时已经有副颇为骄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从黄海和她相识到结婚,他所知道的不下三十个男生追求过她。娇妻的一个热吻让黄海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他连忙搂住她的香臀,想回应她一个吻。可李甜甜却扭过身子去,伏在阳台的栏杆上,光着身子欣赏起外面的夜色来,故意不理他了。从后面看着她那高翘着的丰臀,以及那还在垂滴着爱液的毛茸茸的蜜穴口,黄海笑着轻拍了一下娇妻的屁股,心中暗想,幸好现在没人,不然娇妻这种媚态让人看见了该怎么得了噢!他转身往里屋走,一边笑着摇了摇头。可是,就在这时,黄海突然发现,与阳台相连的客厅里好象有一个人影闪过!那影子似乎一直在那个紧挨着阳台门的窗口窥视他与娇妻,见到他转过身来,才倏地蹲了下去!黄海心头一紧,不安了起来。是谁呢?不会,不会是贼吧?他与娇妻都一丝不挂的,却遇到贼,这该如何是好呀?正在这时,黄海发现客厅的另一头,他大伯的房门竟然开了一道缝!他记得大伯进屋睡觉时已经把门关上了。难道,难道说是大伯出来了?黄海一阵心慌,该不会说,那个黑影就是他的大伯吧?黄海正在不知所措,娇妻李甜甜却毫不知情。可能她已经看够了夜景,觉得疯狂够了,该回去休息了。于是她回过身来,轻拍了黄海一下,就挺着一对玉乳,与他擦肩而过,赤裸着全身,泰然自若地走进了阳台与客厅相连的门里。“李甜甜!你————!”

黄海急了,喊出了声。眼看娇妻就站在那窗子的边上,离那黑影子那么近,他能不急吗?“怎么了?”

李甜甜站住了回过身来看了看黄海,浑然不知情况。黄海这时想到,那门边窗下有一张桌子,大伯一定就躲在桌子下面。而此时李甜甜那赤裸的下体,就正对着那张桌子!她那丰盈的大腿,白皙平滑的小腹,乌黑亮丽的阴毛,以及那还在流着爱液的蜜穴,连黄海看了都如痴如醉,更何况与之近在咫尺的大伯!他一定连血都喷出来了吧?李甜甜以为黄海和她开玩笑呢,她故意冲他做了个鬼脸,很调皮地转身回房去了。大概她的屁股也没能幸免于难,也被大伯看了个爽。黄海心里一直冒汗,担心如果大伯被李甜甜发现了,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事呢!直到李甜甜走回了房间,他才放下心来,连忙跟了回去。经过门边的桌子时,他有意偷偷瞄了瞄桌下,呵!果然有个身影,必是大伯无疑了!他假装不知道,也回了房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李甜甜睡着了,可黄海却无法入睡。他很奇怪,今晚除了担心李甜甜发现大伯外,他好象就没有怎么生气,甚至在娇妻的裸体被人看见后,他竟然有了一丝刺激感。难道是那次在火车上的经历让他变得无所禁忌了?黄海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为人来了。“不行!不行!”

他心中暗想,“这样实在不行!我可不是坏男人。我要爱护妻子。”

迷迷糊湖中,他也睡着了。夜恢复了平静。第二天早上,黄海一觉醒来,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躺在床上。李甜甜一定和昨天一样,起来帮大伯做早饭了吧?他爬下了床,套好衣服,来到卧室门口,往厨房看去。呓?奇怪了,厨房里空无一人,只有电饭煲在“突突”

地冒着热气。“人呢?都到哪去啦?”

黄海心里纳闷。怀着好奇心,他走出了卧室。东瞧西看,客厅、厨房、阳台都没有看见李甜甜,也没有大伯的影子。正在纳闷间,黄海看见大伯慌张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轻手轻脚地,还一步三回头,好象做了什么亏心事怕人发现似的。他看见了黄海,先是一阵不自然,而后强装笑容,接着就逃也似的溜回他的房间去了。“这一大早的,大伯又在搞什么呀?”

黄海心里正奇怪呢,这时他听见了浴室里传来了声音。于是他走了过去,来到门边,往里一看。顿时,黄海呆住了。浴室里,他的妻子李甜甜正站在水池前,弯着腰翘着臀,埋着头在洗头发呢!而李甜甜的身上正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短睡裙,裙下就是两条白皙丰满的大腿,性感暴露极了。她一边搓洗着头发一边哼着歌,很投入,而对身后发生的一切,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李甜甜的睡裙本来就半透明,再加上有点湿,就越发显得透明了!黄海仔细一看,更不得了!怎么了?李甜甜的整个臀部,每一寸肌肤都看得清清楚楚!难道她没穿内裤!黄海心中一惊,李甜甜平时不是个随意放纵的人呀!今天怎么?当他更仔细地看时,黄海这才发现了原因,原来李甜甜的内裤已经被丢在了地上,而且被揉捏成一团。今天这是怎么啦?自己的娇妻竟毫无戒备地站在别人的浴室里,无知地向后暴露着性感的下体。假如这时有人站在她身后,甚至蹲下去欣赏她的屁股和阴部,她都不会发现。这时,黄海想起了刚才大伯的异常举动,心里一阵不安。难道、难道说,刚才大伯在偷窥李甜甜?天哪!如果真是那样,那不是什么都被大伯给看光了吗!一想到这,黄海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没错,刚才的大伯,一定就站在他现在站的位置,就是从同样的角度窥视李甜甜的。一气之下,黄海走进了浴室。来到李甜甜身边,看着娇妻洗头的样子,他一时也想不出应该说些什么。还没等黄海发作,正在洗发的李甜甜先开口了,显然,她这下察觉到黄海了。“讨厌嘛!又来了。人家洗个头都不得安宁!等下怎么出去游山玩水嘛!”

李甜甜头也没抬地说,仍在洗发。“啊?你、你倒先说起我来啦!”

黄海心里很不痛快,他没好气地说,“你看看你自己,啊,大清早的,怎么穿成、穿成这样?”

他本想说她穿得太暴露了,可话到嘴边,却没敢说出来。“人家还不是为了争取时间,想早点陪你出去玩,才起个大早来洗头!”

李甜甜似乎对丈夫的责怪有些不平,她略微抬起了头,用手拧头发里的水。黄海听了,倒一时说不出话来。“你不但不体贴人家,还吓唬人家。趁人家洗头看不见,门都不敲就闯进来,还抱着人家屁股乱摸,坏死了!”

李甜甜像撒娇一样故意埋怨道。黄海一听,不对啊!自己才刚起床呀!他连娇妻啥时起床都不知道,也没有到过浴室,哪有什么机会闯进来,更说不上抱她的屁股啊!怎么回事?李甜甜又埋下头去,重新冲洗头发,依旧翘着性感的臀部,继续抱怨着:“这是在别人家里噎!人家叫你不要闹了,你还不听,硬把手伸到人家内裤里,摸遍了屁股还不够,你还弄人家那里,从后面一直摸到下面,再摸到前面,搓人家阴毛就已经够过分的啦,你还用手指抠人家的那个地方!害得人家痒死了,站都站不住!没见过像你这么坏的!”

“啊————?”

黄海听了,更是惊异不已。哪有这回事啊?他张大了嘴,一时没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好啊的!坏死了你!”

李甜甜一边冲水一边继续说,“你那样搞人家,人家当然要分开腿,翘一点屁股你才好弄啦!所以站都站不稳嘛!”

黄海更加的惊诧和疑惑了。妻子嗔责的口气,她所说的这一切,都不象是开玩笑,而他自己确实又不在当时现场。这说明了什么?除了说明另有其人,还能说明什么!黄海心头突然一震,在这间房子里,除了他们夫妻两,第三人就只有一个了!是他的大伯!难道真的是大伯!黄海傻愣在那儿。回想起这两天来大伯看李甜甜那色迷迷的眼神,他的那些偷窥举动,以及刚才看见大伯慌慌张张地从浴室逃出来的样子,黄海这下终于明白了,对!是他!一定是大伯干的!黄海心中冒起一股怒火,顿时火冒三丈。没错,李甜甜这样洗头,对后面的情况毫不知情,她以为敢闯进来的一定是她的老公,所以她根本就不知到摸她的人是大伯。而大伯也正是钻了这个空子,趁机轻薄她。不会错的!黄海越想越肯定,越想越气。天哪!自己的娇妻竟然被人公然非礼!而且是被他的亲人非礼!黄海的脑子登时一阵嗡嗡作响。想到娇妻那白皙性感的大腿,以及浑圆高翘的香臀,甚至亮黑诱人的阴毛,都被大伯下流地抚摸、玩弄过,黄海气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人家都叫你适可而止了。你不但不听,还脱掉人家的内裤,也不怕大伯看见。真是的!”

李甜甜到现在好象还蒙在股里,她洗好发,直起上身,随手就拿起毛巾擦水。而这时黄海才看见了她的身体正面。他又吃了一惊:李甜甜的睡裙扣早已被解开数个,她那对娇挺的玉乳已冲开束缚,高傲地挺露着,而乳白色的蕾丝胸罩也早已被粗鲁地向上掀起,诱人地挂在圆锥似的双乳峰上方,将白皙的乳峰和鲜红的乳头衬托得更加可人!“你、你怎么?”

黄海简直不敢想象,他一把搂住李甜甜的肩,“难道、难道说,你的胸部也————也被摸了?”

“讨厌啦!又欺负人家!”

李甜甜撒娇似的轻捶了他的胸膛一下,露出迷人的微笑,“还装蒜!坏死了!人家为了配合你插,干脆停下来,用手撑住水池边,还主动不停地用屁股往后迎你的那根硬家伙。你倒好,不顾人家娇喘连连,还趁机用空出的双手偷袭人家的乳房,把人家胸部捏得好痛噢,乳头都被弄硬了!”

说完,她就转身回去梳头。这话黄海不听则已,一听好象五雷轰顶一般!“什么!?你、你、你是说,他、他还插入了你体内!?”

黄海简直控制不住快爆发的情绪了,大声质问道。“吵死了!什么你啊他啊的,当心别人听到。”

李甜甜继续梳着头,笑得更迷人了,“还装!坏死了你!刚才人家求饶的时候,你不但不疼人家,还把人家拉起来,不让人家伏在水池岸台上,害得人家站得直直的被你从后面搞,弄得人家又羞愧又刺激,差点就被你玩死啦!”

什么!这、这一切都是真的吗?黄海实在无法接受。太过分了,大伯简直太过分了!不但偷窥侄媳妇,轻薄侄媳妇,甚至还利用侄媳妇的不知情和她性交!下流无耻地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黄海急得一把将李甜甜的身体转了过来,倏地掀起了她的短睡裙,他惊呆了!在李甜甜那洁白扁平的小腹下,在那簇黑密的阴毛丛中,她那迷人的蜜穴口正在一张一翕,还未完全合上的阴唇隐约地泛着鲜红,似乎在表明她的高潮还未完全退去。爱液和精液混合着,正涔涔地从阴道口渗出来,淌湿了阴毛和整个阴户,并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甚至流到了小腿上!原本呈倒三角状分布的茂盛的阴毛,因为爱液的滋润而一根根附着在洁白的皮肤上,更加显得黑亮诱人,掩映着微红的蜜穴口,与上身坚挺诱红的乳头遥相呼应,充分揭示着刚才性交的激烈以及女体对高潮的满足感。


 

 

 

 

 

 

左右网1 左右网2 左右网3 左右网4 左右网5 左右网6 左右网7 左右网8 左右网9 zonghe1 zonghe2 zonghe3 zonghe4 zonghe5 zonghe6 zonghe7 zonghe8 zonghe9 zonghe10 zonghe11 zonghe12 zonghe13 zonghe14 zonghe15 zonghe16 zonghe17 zonghe18 zonghe19 zonghe20 q1 q2 q3 q4 q5 q6 q7 q8 q9 q10 q11 q12 q13 q14 q15 q16 q17 q18 q19 q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