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裸聊点击进入
视频一区
亚洲情色
制服丝袜
SM捆绑
强奸乱伦
自淫系列
拳交系列
激情裸聊
视频二区
中文字幕
欧美性爱
人妻熟女
无码专区
在线视频
卡通动漫
美女直播
色图区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熟女少妇
综合色图
夫妻裸聊
小说区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古典武侠
小说下载
裸体表演
免费看片app点此下载
站长推荐手机看片app点此下载
正在浏览:为了怀孕,让陌生男人上了


我和丈夫已经结婚两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孩子.

来我们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原来我丈夫没办法产生能使女性受孕的正常精子,他那根家伙里出来的东西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小时候我家很穷,我爸妈为了挣钱养家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爸妈在远方做什么,而他们也不会告诉家里,只是每个月都往家里面打钱。

而且他们打回来的钱也一个月比一个月多,开始是五千,一万,到后来五万,十万。

而我家也渐渐过的越来越富裕。

但就在我读初三的时候,家里面突然来了几个警察。

他们告诉我外公外婆说我爸妈在边境贩卖毒品被抓。也是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我爸妈并不是在外面打工,而是在做非法的事情。

我爸妈被当地法院判处了无期徒刑,他们也被留在了当地监狱服刑。而他们之前每个月往家里面打回来的钱也被来我家的警察全部收缴,说这是通过非法途径所得需要全部上交。

从那次以后,我家又过上了以前的那种苦日子。而我爸妈贩毒被抓的事也很快传遍了整个乡镇。

我也成为了整个学校师生的嘲笑对象。

他们谁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因为我是毒贩的儿子。

而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说我父母是毒贩,我们家是毒窝,而我是小毒贩。

这让我很久都抬不起头来。也可能是我幼小心灵被他们冷血伤害的原因,我性格慢慢变得很内向,不愿意说话,不愿意交流,走到那里都是低着头走路,很是自卑。

由于我家又一贫如洗,外公外婆承担不起我的学费,我本该九年义务教育读完就要去社会上打工的。但在初三暑假,我爸妈以前经常往家里打钱的那张卡里面竟然突然多了四千块钱。

而这四千刚好够我上高一的学费和第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外公外婆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根本就不懂怎么去银行查询这笔钱。而那时我也小,也不懂这些。在加上乡的街坊邻居都不帮我们,这笔钱最后就成了一个迷。

我外公外婆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这笔钱拿给我去上高中。

就这样,我顺利的上了高一。

而且那张卡里面每个月都会有一千块钱打过来,而且每学期交学费的时候卡里面还会多上三千块钱,不知道是谁在帮我,也更不知道这笔笔钱的来源。

之后我努力考上了大学,由于学费的增加,每次交学费的时候卡里面的钱又比之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多上几千。

读大学我来到了新城市,新地方,我也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幕思雅。

她长的正如她名字一样非常的漂亮,我无数次在睡梦中梦到她。

但由于她是我们班的班花,长相好,有气质,身边拥着她的男生也多。而我却来自农村,是个穷人家庭的孩子,再加上我性格很自卑,我跟她之间有些极度鲜明的对比。我每天只能通过写日记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情愫。

但有一次我将日记忘在了教室里面,还被我的一个室友捡到了。他不仅看了我的日记,还将我爸妈是毒贩和我喜欢幕思雅的事传了出去。

没过多久我的事就传遍了全班,自然也被幕思雅知道了。

从那次以后,我又回到了初高中时的生活,走到那里都有人说我是毒贩的儿子,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在寝室,我几个室友都不愿意搭理我,他们都看不起我,说我读书的钱跟生活费都是我爸妈贩毒赚的绝种钱,还说我用这些钱以后肯定要断子绝孙的。

在班上,所有的同学也都因为我爸妈贩毒被抓坐牢的事而看不起我,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好像我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人一样,每天都要面对他们的冷嘲热讽,鄙视打击。

我哭过,挣扎过,懦弱过。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这么坏,贩毒的是我爸妈,又不是我,为什么他们会紧紧抓住这件事不放,时时刻刻都要羞辱我。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宽容的对待我,平等对待跟他们同班的同学。

对我来说,整个大学生活都是灰色的,因为我受了四年的嘲讽跟歧视。

而我暗恋了整整四年的女神,在那次以后就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但我没想到这所有的一切会在我大学毕业那天改变。

因为那天,这么多年给我打钱的那个人出现了。

他当时站在一辆黑色奔驰车前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戴着一个很大很酷的黑色墨镜。

他让我叫他华叔,并接我上车。

也是在车上听华叔说完一切,我才明白这所有的事。

华叔是我爸在边境贩毒时的一个结拜兄弟。他说我爸在边境贩毒那几年混的非常的好,生意也做得很大。

但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当时他们中混进了一个警察的卧底,而由于那个卧底告密,他们在一次很重要的交易中失手了。

而当时我父亲为了保住华叔,他将华叔藏在一个粪坑里面,然后自己出去向警察自了首。

而我父亲在临走前也拜托了华叔一件事,那就是从边境回来保我一生平安。

华叔躲过风头,带着我父亲藏起来的钱就从边境回到了蓉城开始创业。

由于前几年风声紧,华叔不敢亲自来找我,所以他每个月都往卡里面打钱,供我读书生活。

而且经过他这么几年的打拼,华叔现在也算很有成就。他是华润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身价上千万。

但有件事让我没想到,那就是华润股份有限公司实际的法定代表人竟然是我?

也就是说我是华润真正的老板!

不过当时我还是很为难的跟华叔说过我什么都不会,让我来管理公司,那华润肯定迟早会倒闭。

华叔笑着说这是他对我父亲的承诺,而且管理方面有他,而我只用做幕后的大老板。平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这么紧张。

之后他还帮我买了车买了房。

不过平时我也就在公司里面打打下手,帮华叔开开车什么的,因为我确实不懂房地产,对房地产也没多大的兴趣。

有一次我出公司要办理一点事,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往华润公司大门这边走来。

幕思雅。

没想到过了快三年了,我会在这里再次见到她。

她现在比以前成熟了许多,没有了以前的学生气,一身红色长裙下露着一双大白长腿的她比以前多了几分妩媚动人。

三年,她的确变了许多。而我似乎变了更多。

物是人非,昔日佳人再相遇,已是匆匆路人……

第二章偶遇女神

我本来想招呼她一声的,可见她似乎在专心想些什么事,我也没好打扰她。

可当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却突然盯着我看了看。

我对她报以回笑。

“你……你……”她似乎把我名字都忘记了,不知道怎么叫我后就换了个称呼笑着说道,“老同学。”

“好久不见。”我微笑着对她应了一下。

她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班长曹振华这个月22号结婚的事你知道吧?地点在华阳饭店,我已经通知了一些以前的同学了,到时候我们老同学都好好聚聚啊。”

我心里面苦笑了一下,心想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他都没通知我。

“好,我记住了。对了,你来华润要办事啊?”我对她问道。

她扬了扬手里面的项目表有些无奈的说,“我们公司想跟华润谈一笔业务,现在这个业务由我负责。对了,你在华润上班?”

我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

她立马有些兴奋的望着我说,“你在华润做什么工作啊?可以帮我一下引荐一下你们老板嘛?我为了这次业务都快要愁死了,来了几次了我连你们老板人都见不到。”

“我是我们老板的司机,专门给他开车的。我一会儿要过来接他回家,需要我帮你引荐嘛?”我问道。

我开车跟华叔一起上下班,说是他的司机也不为过。而且一会儿就要下班了,华叔也要跟我回去吃饭,帮她引荐一下也没什么,毕竟我们之前是四年大学同学。

“司机啊……”她一听我是司机期待的眼眸当即暗淡了下去。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找你们老板谈吧,我们下次有空聊。”她急忙对我说完就有些失望的踏着高跟鞋朝华润大门里面进去。

望着她背影,我伸手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刚才我想着她是我大学四年的同学,所以想帮她一下。而且如果由我给华叔提她这个业务,虽不说最后一定成功,但华叔肯定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多考虑一下这个业务,那成功的几率最后也要大上许多。

现在是她自己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我估计她进去也见不到华叔,毕竟华叔在公司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

更别说她这种跑业务的了。

不过我也没有生气,毕竟人都是现实的,有价值才能得到别人的热情。没价值,那只是一个不相识的路人,这就是现实的社会关系。

我开车回家取了资料就来公司接华叔回家吃饭。

在车上我向华叔问了一句幕思雅谈的那个业务的事,想知道华叔到底见她没有。

“怎么?你认识她?”华叔坐在副驾驶上对我问道。

我开着车点了点头说,“算是以前的一个同学吧。”

“那个女孩也够执着的,穿着高跟鞋在办公室外面站着等了我四个小时。不过她的那个业务我们华润不做,虽然数额不大,但亏损的风险挺大的。他们公司知道我们华润不会做,所以才派这样没经验的小丫头过来再试试。”华叔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我可是给了她机会的,是她自己不珍惜。而且我也不想华润亏钱。

“小远,你告诉叔你是不是喜欢她啊?如果是的话那叔就答应她做这单业务。”华叔对我问道。

我望着华叔笑着说就是普通的同学,不用帮她什么的。

回到家,我找出了以前我在大学时写的那本日记,里面还清楚的写有当初我对幕思雅的爱意。这本日记我并没有扔,因为我一直想送给幕思雅来着,可一直也没有找到机会,或许这次可以借曹振华结婚的机会把这本日记给她以此来了却我多年的心愿。

时间一天天的过,很快就到了22号班长曹振华结婚的日子。

其实他结婚我是可以不去的,毕竟他都没有通知我。但幕思雅告诉了我这件事,我明知道又不去那不合适,而且我也想将日记送给她。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就开着车去了华阳饭店。在一个公交站台我又遇到了一个当初的同学。

她叫陶嫣嫣,家里面也不富裕。在她高中的时候她爸因为过失杀人而被判了刑,或许因为她跟我的经历有些相似,所以她是以前班上唯一愿意跟我说话的人,我们关系也不错。

我将车停在她面前,然后打开车窗对她说道,“老同学,上车啊。”

她盯着我看了看,愣了一下才惊讶的对我说,“张远?你也去参加曹振华的婚礼?”

我淡淡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她带着疑惑跟惊讶的表情坐上了车。

她坐在副驾驶上望着周围看了看,然后惊讶说,“张远你挣大钱了啊?都开上这么好的车了。”

我将车开出去,转头对她说道,“没有,我现在是一个公司老板的司机。他知道我今天去参加同学婚礼就将车借给了我。”

陶嫣嫣盯着我看了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张远你也变了,开始变得虚伪了。”

额,她以为我是故意借老板的奔驰车去老同学面前装逼。

我想解释说这辆车是我自己的,但我刚才又说了我是司机,如果继续那样说那她肯定更不会相信,更觉得我在装逼。

我立马转移话题,聊起了她的现状,问她现在正在做什么工作。

她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说刚被公司炒了鱿鱼,正准备找新工作呢。

对此我只是安慰了她两句,并没有说让她来华润上班之类的话。我的确可以帮她,让她可以在华润有个很好的工作岗位。但我不会这样做,因为我从不觉得我现在高人一等可以安排别人的生活。

在华阳饭店附近找了一个停车场将车停下,然后准备跟陶嫣嫣朝酒店走过去。

她问我为什么不直接开过去?

我笑着说因为我怕那些老同学都跟你一样觉得我借车来装逼啊。

陶嫣嫣嘟了嘟嘴。刚到华阳饭店门口我就看见了许多以前的老同学。

而他们此时正围着一个人。

这个人我一直都没有忘记,因为他正是我的室友——钱费钢,一个有钱自以为是的富二代。

当初拿我日记去班上念的人就是他,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也是他。

当初我恨死了他,不过我现在见到他……

不过我现在见到他心里面却挺平静的,或许是因为长大了,我对那些事也不在乎了。

“费钢,这辆牧马人是你的啊,得值几十万吧?”

一群老同学全围着钱费钢,望着他开来的车都羡慕说道。

“不多,这车全部弄下来也才六十多万。不过开起来挺舒服的,也还可以。”钱费钢享受着那种被所有人簇拥的高高在上感觉,一副装逼.样子说道。

“哇,费钢你们家可真有钱,几十万的车都愿意给你买。”周围围着的同学都发出了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这有什么,只要我想要,一百多万的奔驰我爸都可以给我买。”他又装逼的说道。

我无奈的望着这一切,跟着陶嫣嫣就朝那边走了过去。

“对了,费钢,我听说你爸的公司正在招会计。你看我们关系这么好,要不你给你爸说说,让我去呗。”一个女生故意挺起胸前的硕大饱满,一副娇媚的样子对他说道,胸前的硕大还有意无意在他手肘上摩擦。

“我也想去,费钢,我们都是老同学,你就帮帮我们呗。”又一个女生说道。

她们这一开口,周围许多还没有找到的人都急忙求钱费钢。

“弄两三个人进我爸公司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我一句话的事。不过你们这么多人要进去,那我也没有办法啊,毕竟我爸公司就只招几个职位。”他说完,转头就立马看见了走过来的我跟陶嫣嫣,然后笑着说道,“哟,这不是毒贩的儿子跟杀人犯的女儿嘛?你们两个人竟然走到一起了,还真是般配啊!”

第三章故意找事

周围所有的同学听此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脸色顿时有些阴沉,旁边的陶嫣嫣脸色也不好看。

但她一直就性格柔弱,也没有反驳。

我冷着眼走过去,站在钱费钢的身前,“现在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哪些玩笑能开,哪些玩笑不能开,你这么大个人心里面没点逼数?”

钱费钢见我这样对他说话,脸上当即就有些愤怒。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着说,“我记得有人以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着。唉,可惜最后幕思雅还是跟我再了一起。而且那时候我天天玩她,早就把她身体玩烂了。你现在还喜欢她嘛?如果还喜欢的话那就快下手,破衣服好追一些。”

周围的所有同学又都捧腹大笑。

我怒视着钱费钢,双手捏紧了拳头。陶嫣嫣急忙过来将我拉开。

而这时我看见幕思雅正站在那边,一脸愤怒的望着钱费钢。

钱费钢明显也看到了她,冷眼看了她一眼就笑着跟所有同学朝饭店里面进去。

幕思雅朝我这边走过来,我对她微笑了一下,她微点头就朝饭店里面走了进去。

高冷,一如既往的高冷。

也或许是因为我司机的工作。

陶嫣嫣拉了拉我的衣袖,我微点了一下头就朝饭店里面进去。

走到门口我就将准备的红包摸了出来,过去写上自己的名字。

钱费钢他们正在那边跟新郎曹振华聊天。

我跟陶嫣嫣过去,笑着跟曹振华打招呼,然后将手中的红包递给了他,微笑着说,“祝你新婚快乐。”

曹振华手指在红包上微微揉了一下,然后礼貌性的对我点头。

“哟,毒贩的儿子也要随礼啊,振华啊,你可要小心一点,别这个是他爸妈以前挣得毒品钱吧。”钱费钢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一脸愤怒,当即捏紧拳头就要朝钱费钢打去,我实在忍不住了。

可陶嫣嫣一把拉住了我,对我微微摇了摇头。

“来,振华,让我帮你看看毒贩的儿子到底多么的有钱。”钱费钢从曹振华手里面拿过我给的红包,拆开就扬着红包里面的钱说道,“真有钱啊,六百呢。相处了四年的班长结婚你随礼竟然才给六百,也真是够好意思的,是我都不好意思来。”

“钱费钢,你他妈是弱智吧,在外面你就针对我,进来你还针对我。你牛逼,你有钱跟他妈我有什么关系,我不眼红你,又更不会求你给我一分钱。”我直接忍不住了,对着他就大骂了起来。

我脾气好,但不代表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欺负,被羞辱。

钱费钢见我骂他当即也有些生气,立马就要打我。

就在我准备还手的时候,曹振华做起了和事佬,他说大家都是同学,今天又是他大婚新喜的日子,劝我们都不要生事,高高兴兴的参加他的婚礼。

陶嫣嫣也劝我忍一下。我冷眼看了一眼钱费钢,钱费钢一副叼相的回瞪了我一眼。

酒席开始,跟曹振华关系好的都跟他坐在了一桌,幕思雅也在上面一桌,而我跟陶嫣嫣坐在了下面。周围全是不认识的人。

曹振华跟钱费钢他们在上面的桌子有说有笑的跟其他同学喝着酒,划着拳。

而我跟陶嫣嫣就像是被遗忘的人一样,坐在下面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随后曹振华带着新娘下来敬酒,他问我在做什么工作,我说我是一个老板的司机。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我以后想去他舅的公司上班可以找他帮我。

不过我总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面带着浓浓的鄙视和炫耀。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酒席就在不温不淡中结束了,大多数还是没变,特别是钱费钢,还是那么的坏,那么的不可一世。

而我手中的日记也没找到合适机会送出去。

由于陶嫣嫣中途有事先走了,我一个人出了饭店。

望着无数人簇拥着的钱费钢,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去停车场里面将奔驰车开出来我就准备回公司。

这次的婚礼,我也是够失望的。这样的同学,或许不要也罢。

刚开车驶出停车场天空就变得非常阴沉,然后下起了大雨。

我开车朝前面驶了没多远我就看见幕思雅正在一个公交站台躲雨等车。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车开了过去。

幕思雅望着坐在奔驰车里面的我,脸上不由得有些惊讶。

“上车,我送你回去。”我打开车门,对她叫道。

她有些不好意思,可见下着这么大的雨,公交车也没来,她也就坐上了副驾驶。

“这是你的车?”她坐在车上就惊讶的对我问道。

我愣了一下,心想如果我给她说这是我自己的车,那她肯定会像陶嫣嫣一样说我装逼。而且我之前也跟她说过我是华叔的司机。

我开着车,脸上带着淡淡笑容对她说,“怎么可能,这是我老板的车。他知道我要来参加同学聚会,为了不让我迟到就让我开他的车过来。”

“你老板对你这个司机还挺好的啊。既然你遇到了这样的好老板,那你就好好给他做司机,表现好了说不定他会在华润给你找一份正当的工作。”

额,在华润找一份正当的工作?

我能说整个华润公司都是我的嘛?

不过她这也是为了我好,是在关心我。能得到她的关心,我心里面挺暖的。

“嗯,我会更加努力的。对了,前几天我帮你问过我老板你那个业务的事。他说那就是一个亏损的项目,要做的话风险很大,他不会面临亏损的风险答应你做那个项目。”我好心对她说道。

她眉头皱了皱,然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这也没办法啊。现在我们都不是还在学校靠父母给生活费生活的大学生了。上面的人给了我任务,我就必须要完成,毕竟我也要靠这个挣钱吃饭不是。”

不得不说她现在确实成熟了,比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幕思雅要成熟多了。也或许她是真的感受到了学校跟社会的落差。在学校里面,她每个月都有生活费,而身边也围着许多仰慕的人,她以前就像是一个公主,被无数人关心喜欢。可出了社会,她自豪的样貌已经不能在给她带来一切了,她需要从最底层拼搏,需要挣钱养活自己。

现在有很多大学生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总是心怀高大梦想,认为自己一出社会就能找到一个月上万的工资,能够轻松的工作。甚至有些人都不会想自己以后的日子,他们只想活在当下,拿着每个月一千多的生活费过安稳无忧的生活。但出了社会,当他们不向父母要钱时,他们才知道原来钱不是这么好挣的,而自己当初的那些梦想也是那么的天真。

我们在路上聊了许多,聊的也很愉快。

幕思雅其实也没有我以前想象中的那么高冷,那么不近人情。她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已,只是我当初太自卑,觉得所有人对我都有恶意,不敢主动靠近她罢了。

我开车将幕思雅送到她住的小区外面,前面停着的一辆白色牧马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幕思雅看见前面停着的牧马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俏脸上略微有些慌张的表情。

第四章我不怕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怕钱费钢,难道钱费钢之前在婚礼上说的都是真的,以前幕思雅真的跟他在一起过?

而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此时正阴着脸望着我们,他表情出奇的愤怒,脸都黑了。

“外面还下着大雨,走吧,我开车送你进去。”我没管此时钱费钢的表情,语气平淡的跟幕思雅说了一句我就又开车朝前面驶去。

或许我对幕思雅还有那么一点念想,但这也只是出于以前对她的太过于喜欢有些忘怀不了而已。现在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想法也不一样了,我也不会刻意在追求她。

而我这次送她也只是出于老同学的情义,这就只是随手可做的小事而已。

而钱费钢我自然更不会理会他的感受,他爱咋咋,我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钱费钢见我不理会他,而且还要继续送幕思雅进小区脸色就变得更加的愤怒了,他猛地开车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望着他疯狂愤怒的脸,幕思雅吓得大喊了起来,她急忙让我刹车。

此时我也有些急了,我怕钱费钢真的朝我们撞过来,毕竟他嚣张跋扈惯了,这事他还真做的出来。

我猛地刹车,可钱费钢却提速冲了过来,在幕思雅惊恐的尖叫声中钱费钢猛地停下了车。

此时两辆车差一点点就撞在一起了,我心也不由得快速跳动着。

“钱费钢,你疯了啊,你不要命我还要呢。你想死滚远点去死。”出于刚才的惊吓,我也是直接愤怒了,坐在车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幕思雅也非常生气的望着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

可钱费钢拿着一根棒球棍阴着脸就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大雨里面他阴狠着脸举起棒球棍就朝我车窗砸了下来。

幕思雅大喊了一声,我急忙朝右边趴下,将幕思雅护在了身下。

砰的一声,棒球棍直接打在了我车玻璃上,玻璃被砸的出现了许多的口子。

“卧槽,你真.他妈疯了。”我见车窗并没有被砸坏,当即就对他大骂了起来。

他站在雨里面狠厉着脸大骂了一声,“我让你这个穷.逼勾引老子女人,今天老子就要弄死你。”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对着我这边的车窗又砸了下来。

“卧槽。”我大骂了一声,猛地一拉把手,一把推开车门就将他推了出去。他拿着棒球棍就朝后面倒退了好几步。

我猛地就朝车外面钻了出去,幕思雅坐在车里面急忙喊我让我不要出去。

“你被疯狗咬了啊,滚远点去发疯。”我站在雨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我的确不想惹事,可他妈如果要找事,那我也不会怕他。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张远了。这两年华叔也教了我不少,他让我遇到事不要怂,给老子干他娘的,千万不要让自己吃亏,出了事有他在后面给我撑腰。

或许这两年受了华叔不少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性格也变得坚毅了许多。

钱费钢拿着棒球棍愤怒的望着我,“好,你很好。以前总是被我欺负的那个屌丝,现在敢这样对我说话了。你他.妈凭什么,你不就是毒贩的儿子嘛?你这个穷屌丝,今天老子就告诉你,你跟我钱费钢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老子让你知道你他妈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捻死你这个穷屌丝。”

“你再说一遍谁是毒贩的儿子?”我红着眼睛,一脸愤怒的瞪着钱费钢。

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禁脔,以前我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所有人耻笑。现在,我不允许任何人说我是毒贩的儿子。

而这时幕思雅见我要跟他干架,当即就从车上下来,站在雨里面就对我们劝道,“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将事情闹成这样。张远,谢谢你送我回来,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走路进去。”

“臭婊.子,我有什么比不上这个穷屌丝的,你是不是犯贱啊,我这个高富帅你不要,你要选一个父母是毒贩被抓的臭虫。”钱费钢愤怒的对幕思雅大骂完,怨毒目光又望着我,“我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就算她被我玩烂了,我不要了。也轮不到你这个臭虫来捡破烂。”

“钱费钢,你胡说什么,谁是你的女人,谁被你玩烂了。”幕思雅激动的对他大喊了起来。

“我去你.妈的。”

我握紧拳头朝钱费钢冲过去,一拳就朝他的脸砸了上去。

当听到他又再次说我父母是毒贩,我直接愤怒上手了。管他妈是谁谁,我现在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不要。”幕思雅见我动手,她吓得大喊了起来。

钱费钢迎着我的拳头,他根本没有躲,或许他从心眼里面就看不起我。

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就一棍子砸到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我肩膀传来,而我拳头也抡到他脸上,将他打的后退了两步。

而我肩膀也剧烈的痛了起来,可我此时我没有管我的肩膀,红着眼睛站在大雨中望着钱费钢。

钱费钢跟我的体型差不多,或许以前我打不过他,但由于他这两年酒色过度,导致身体发虚。而我这两年跟华叔学了不少的打架技巧,现在我根本不会怕他,我有信心可以打赢他。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就是他手中的棒球棍。

有武器在手的他,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继续对峙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

第五章离开这里

“穷屌丝,你敢打我?好,你打的真好。老子今天就将你干进医院,然后再把你这辆车给砸了。老子看你到时候怎么跟这辆车的车主人交代。老子就是要彻底的玩死你。”

钱费钢伸手揉了揉被我拳头打中的左脸,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他抡起棒球棒就朝我冲了过来。

而这时幕思雅为了劝架急忙要去拉钱费钢,可钱费钢一脚就将幕思雅踹到了地上,而她直接倒在了雨水里面。

“滚开点。别以为老子喜欢你,你就有骄傲的资本。你在敢管这事,老子连你一起收拾。”钱费钢对倒在雨水里面的幕思雅骂了一句,红着脸就抡着棒球棍朝我冲了过来。

此时钱费钢正处于癫狂的状态,已经没有人能够劝住他了。他现在就是一条疯狗,不将我干到地上他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我担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幕思雅,然后望着朝我头砸下来的棒球棒,我急忙低头朝左边快速一躲。钱费钢手中棒球棍咚的一声就砸到了奔驰车顶上,将车顶边上砸了一个凹印。

“臭虫,你刚才不是很牛逼嘛,有脾气你他妈不要躲啊。”钱费钢狠厉着脸大骂着就又抡起棒球棍朝我砸了下来。

我心想你手里面有武器,而我空手。我要是不躲那就真他妈傻了。

此时我没必要跟他硬碰硬,我在找机会怎么能将他手里面的棒球棍夺下来。

只要他手里面没有了武器,那我肯定不会在躲了,我敢跟他赤手空拳对打。

但现在,我处于下风,只能不断的躲避。

我急忙一拉车门,他一棍子就砸到了车门上,我身体急忙朝里面钻了进去。

他拿着棒球棍急忙想钻进车里面来收拾我,等他身体进来一半,我看准机会,一脸就猛地踢到了他脸上。他大骂了一句,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揉脸。我抓住机会,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棒球棒,然后猛地用脚踢他的脸。

连踢了几脚,他受不了直接就松开手朝车外面钻出去。

我一把握住棒球棒朝车门一踢,车门猛地将他的身体撞退,他猛地在大雨里面退了两步。

我急忙冲下车,拿着棒球棒就朝他的头砸了下去。

现在局势一度反转,赤手空拳我还真不怕他。现在我手里面还有武器,那我更不可能怕他。

他身体急忙一躲,躲过了我朝他头砸下去的棒球棍,我再次握住棒球棒直接对他的大腿猛地横扫了过去。一棍子就打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痛喊了一声,左腿直接跪到了地上。

我抓住机会,一棍子就又朝他的头打了下去,他头硬挨了这一下,然后猛地倒在了地上。

见他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我红着眼睛抡起手中的棒球棒就像朝他身体砸下去。

以前读大学跟他一个寝室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家有钱就处处欺负我,处处为难我,处处针对我。

先前参加曹振华婚礼的时候,他也没少为难我,此时我有机会报仇了,我自然不可能轻易饶了他。

我张远不惹事,但别人惹到我,那我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是华叔教我的,挨了打,受了委屈不要忍着。如果受了欺负都不敢还手,那跟窝囊废没什么两样。

可我手中的棒球棍还没有对着地上的钱费钢砸下去,幕思雅就急忙拉住了我。她猛地对我摇头,让我别在打了,如果把钱费钢打伤了,那他爸不会放过我的。

被她一劝,我也冷静了不少。

我用棒球棍指着趴在地上的钱费钢,语气冷淡的说道,“我要你跟我和幕思雅道歉,只要你跟我们说对不起,并保证以后不找我们的麻烦,那我就放过你。”

钱费钢的爸叫钱百万,是这个县级市有名的恶霸。钱百万手下不仅有一家贸易公司,而且还和道上的有千思万虑的关系。

有传闻说钱百万早年就是靠走黑发家致富的,后来由于我们国家严打,钱百万提前洗白,将他混黑赚的钱拿去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从此开始做正常的生意。

虽然我背后有华叔给我撑腰,但我也不想将这件事搞的太大了,毕竟华叔平时处理公司的事就已经够累了。如果还要帮我擦屁股,那我就真是不懂事了。

不过我一定要让钱费钢给我道歉,毕竟这件事是他引起来的。还是那句话,我不惹事,但我也不怕事。

如果他想玩儿,那我就陪他玩到底。

毕竟我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体里面还是有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血性的。

钱费钢双手慢慢撑着地就想爬起来,他抬头瞪着我,“我道你妈个逼,让我给一个毒贩的儿子道歉,老子明跟你说不可能。你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永远都是让我看不起的一个穷屌丝。”

我红着眼睛,一脚踢倒钱费钢小腹上就将他身体踢了出去,他被我踢的在满是雨水的地上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张远,不要打了,现在的你惹不起他的。”幕思雅拉着我的手臂非常着急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没理她,直接走过去用脚踩住了钱费钢的脸,狠厉着脸说道,“给我还有幕思雅道歉,向我们说对不起!”

钱费钢眼神非常愤怒的瞪着我,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平时高高在上惯了,而我也在他眼中也只是一个没钱的穷屌丝。地位的差距,让他有深入内心的优越感,所以无论我怎么说,他也不可能跟我这个屌丝道歉。

“不道歉是吧?那我会让你后悔的。”我左脚踩着他的脸,表情狠厉的举起手中握着的棒球棍,一棍子就朝他的左腿打了下去。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青衫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钱费钢当即痛的如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我抬起踩住他脸的左脚,他急忙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左腿痛喊了起来。

幕思雅急忙过来焦急的对我说道,“张远,你闯了大祸了。他那个有钱有势的爹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快跑,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快啊。”

望着一脸焦急的幕思雅,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青衫文学] 回复数字2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将手中的棒球棍扔到了地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并没有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反而感觉心里面有什么很沉重的包袱被我放下了。

以前的我非常的软弱,无论钱费钢他们怎么欺负我,怎么侮辱我,怎么打我,我都咬牙忍着,不敢反抗,更不敢报复他们。

而现在我出手了,我将钱费钢干到了地上。我觉得我此时才像个男人,此时才活的有尊严。

我低调,只是我不想惹事,想平平静静的生活。可你认为我怂,认为我怕事,认为你欺负我我也不敢还手,那你就想错了。毕竟大家都是人,你既然想弄我,那我也不怕干.死你。

既然你把我对你的忍让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那我就用拳头告诉你,我并不是好欺负的。

一句话,我不惹你。你也别想能够随意欺负我。如果你把我当成是随手捏的软柿子,让我就让你躺在地上长长记性。

“没事,这件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你快进去吧,不然该感冒了。”我望了一眼在地上痛成死虾状的钱费钢,就淡淡微笑着对幕思雅说道。

幕思雅望着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摸出手机就打了120叫来了急救车。

她在电话里面将这件事说成了偶然,说我们只是路过然后看见有人躺在地上,让他们赶紧过来救人。而幕思雅也让我跟她一起去她住的地方。我将车开进小区,坐在车里面看着急救车将钱费钢拖走后,我们才下车朝小区楼里面进去。这里是幕思雅租的一个房子,不大,一室一厅。不过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的干净,而且整个屋子里面都漂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不得不说幕思雅长的挺漂亮,而且也挺会收拾的。

“你快去里面洗个澡。我去给你找件浴袍换上……”


 

 

 

 

 

 

左右网1 左右网2 左右网3 左右网4 左右网5 左右网6 左右网7 左右网8 左右网9 zonghe1 zonghe2 zonghe3 zonghe4 zonghe5 zonghe6 zonghe7 zonghe8 zonghe9 zonghe10 zonghe11 zonghe12 zonghe13 zonghe14 zonghe15 zonghe16 zonghe17 zonghe18 zonghe19 zonghe20 q1 q2 q3 q4 q5 q6 q7 q8 q9 q10 q11 q12 q13 q14 q15 q16 q17 q18 q19 q20